觀察點
  近日,廣東省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辦事處根竹園社區原黨支部書記麥合平,因涉嫌受賄1600餘萬元被提起公訴。
  □本報記者趙麗
  □本報實習生王菁
  “深圳社區書記受賄1600餘萬元”。
  面對這樣的新聞,社會輿論再次震動。輿論漩渦中心的主角,是2013年廣東省深圳市光明新區榮健農副產品批發市場重大火災的涉案人員之一、光明新區公明辦事處根竹園社區原黨支部書記麥合平,他因涉嫌受賄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行賄罪,於今年8月25日被提起公訴。檢方指控麥合平涉嫌利用職權便利,先後收受涉事榮健市場老闆許某的好處費1600餘萬元。
  近年來,類似案件時有發生。前不久,中央第二巡視組在向北京市反饋巡視情況時指出,“小官巨腐”問題嚴重。
  有人將這種現象稱為“末梢腐敗”,意指社會治理的“末梢神經”出了問題。“末梢神經”在社會治理體系中的作用不容小覷,有道是“上面千條線,下麵一根針”,各項政策都需在“末梢神經”落實。因此,預防“末梢腐敗”顯得格外重要。
  涉案金額大
  “末梢腐敗”案件總能引起社會廣泛關註,這些案件的一大特點是:涉案金額大。
  2012年年底,有網帖曝深圳村幹部周偉思坐擁20億資產,在網上激起軒然大波。
  今年2月26日,深圳南聯社區村幹部周偉思涉嫌賄賂犯罪案,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據公訴機關指控,周偉思涉嫌受賄金額達5600萬元,他還曾向深圳市龍崗區城管局原副局長何某華行賄20萬港元。
  另一起曾引起社會廣泛關註的“末梢腐敗”案件發生在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海棠街道藕塘社區居委會原黨總支書記劉懷寅,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928.6萬元人民幣和3.1萬美元,同時還涉嫌侵占村集體資產105萬元,私設千萬元“小金庫”。最終,劉懷寅被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斂財手段多
  深圳村幹部周偉思受審時,檢察機關指控了多起受賄事實:
  2004年,周偉思幫助不具備房產開發資質的葉氏電氣公司獲得南聯小學片區舊城改造項目的開發權,葉某東拿出500萬元港幣感謝周偉思及中間人範勝命;2011年6月,在天基公司對深圳市龍崗區深惠路段拆遷四棟物業過程中,周偉思利用職務之便提供了幫助,葉某東為此送給周偉思人民幣400萬元……
  2013年,浙江省永嘉縣新橋村安置房案在永嘉縣法院開庭審理。在此案中,檢察機關指控,新橋村村委會原主任餘乾壽在土地拆遷、安置房建設等項目上大肆斂財,涉嫌受賄3399萬餘元,職務侵占199萬餘元。
  這些涉案事實無不與土地、拆遷、改造項目相關。
  “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土地等資源的市場價值激增,村官權力的‘含金量’也急劇膨脹。在一些項目中,農民和政府、開發商不直接面對面,村官作為中間人‘壟斷’信息資源,可以從中找到有利可圖之處。”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楊小軍說。
  監督待加強
  “近年來,在社會治理的‘末梢神經’發生腐敗案件有多發趨勢。”楊小軍說。
  “末梢腐敗”案件為何多發?楊小軍認為,在農村工業化和市場化程度不斷加快的背景下,資金開始向農村流動,特別是城市周邊的農村。由此,村官受賄程度也在不斷加深。
  “目前,我國反腐涉及到各個層面,治理‘末梢腐敗’作為我國反腐的一個構成部分,需要對準癥結重拳出擊。不過,更為重要的是進一步完善基層民主監督機制。”楊小軍說。
  在楊小軍看來,由於基層村民的文化素質偏低以及外出打工的現實需要,他們往往對村中的事務不感興趣,農村自治過程中呈現出少數人決策的現象,民主監督的效果自然無法達到。
  如何健全基層民主監督機制?楊小軍認為,一方面,村民有權利掌握村裡的財務狀況,這就要求村官要提高財務透明度;另一方面,對於村官受賄,村民要行使自己的舉報權利,而保障這一權利則需要啟動第三方監督。
  案意
  治理“末梢腐敗”作為我國反腐的一個構成部分,需要對準癥結重拳出擊。不過,更為重要的是進一步完善基層民主監督機制。
  (原標題:“末梢神經”遭“腐蝕”原因何在)
創作者介紹

saada

qqgkwnk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